今天是
【福建日报】专家进瑞沟 柚农展愁眉
发布时间:2020-01-19 11:48
来源:果树所
点击量:
分享到
0
字体:
  

日期:[ 2020年01月17日 星期五 ] -- 三农 -- 版次:[ 09 ]

专家进瑞沟 柚农展愁眉
□本报记者 郭斌 文/图
    卢教授在示范白柚树剪枝。
    卢教授(右一)向老陈和村民们传授给果树“洗澡”的方法。
    扫一扫关注助村

    编者按:时光荏苒,“助村”从2015年4月开办至今,已4年多时间。很多人因“助村”而结缘。     

  仙游县盖尾镇瑞沟村柚农陈建荣,算是“助村”的老朋友。“助村”开办之初,他求助说,自家山上的一片柚林,不挂果。在“助村”记者的联系对接下,柚农老陈和省农科院果树研究所研究员卢新坤结下了不解之缘。为了帮助老陈,卢新坤和“助村”记者三访瑞沟,三上柚山。       

  为了柚农三上柚山     

  仙游县盖尾镇瑞沟村柚农陈建荣在自家山上有一片柚树林,里面种的200多棵白柚树全是他的宝贝。     

  几年时间过去,柚子树一棵棵都长得有模有样,可就是不怎么挂果。老陈曾向本报“助村”栏目求助,“助村”记者联系了省农科院果树研究所研究员卢新坤教授,两次上老陈的柚园现场“把脉诊断”,并根据当时的情况给出了指导和对策。     

  去年,眼瞅着春季时花开得挺喜人,到秋冬季该收获时却仍然结不出果实,大多数白柚树上稀稀拉拉的几粒果子也没等长到可采摘就纷纷落了,回树根变成了肥料。近日,忧心如焚的老陈,再次给“助村”打来电话。听闻记者介绍的情况,卢教授推掉手头原已安排的出差,再次和记者一起利用周末时间坐动车去了仙游。     

  到了村,老陈和村民们拾掇了几样修剪果树的工具,大家和卢教授一行便沿着田埂小土路上山。     

  沿途经过一位村民的果园,大家看到一整排小果树原本应当翠绿的叶子,却羞答答的有点泛黄,以为是果树缺水。     

  “这不是旱的问题,是红蜘蛛在捣乱。”卢教授一边说,一边跳下田埂,伸手在树叶背后一摸一搓,几个手指头立马红了。“这里的红蜘蛛繁殖了很多啊!”     老陈一听,接茬道:“我们一直都以为是水太少呢,原来是红蜘蛛病害。上次教授来,说我们这儿是一片山地,不易保水,要前埂后沟,以便留存浇灌的水。我们照着做了,都不明白为啥叶子还黄恹恹的。现在这一说才知道,不是水的问题。”     

  山路崎岖,老陈和村民们不时用手中的工具剪除路边蔓生的杂草、枝丫。约莫40分钟后,我们终于抵达老陈的柚子园。     

  200多棵白柚树依山而种,逐级向上,大多数树上没有挂果,树下则躺着零星的柚子,但有几棵白柚树“与众不同”,称得上“硕果累累”。     

  种植管护技术不到位     

  卢教授说,老陈种植的这种白柚在我省算是个新品种。这种柚成熟期比较晚,一般收获期在1~3月,与其他品种柚子错开了收获期。而且此种白柚果肉酸甜适口、富香气,口感非常符合现代消费者的喜好。     

  作为四邻八村首个引种这种新品种的“吃螃蟹的人”,老陈告诉记者,仙游县很多原先种植龙眼树的大户,看到这几年龙眼收购价越来越低,纷纷砍掉了龙眼树,改种白柚树。“光是我自己知道的,这附近就种了有不下3000棵白柚树。”老陈说,“如果是品种不行,我们只能把这批白柚树全部砍掉,那损失就太大了!”     

  “这片白柚树林,前两次来我都仔细看了,品种没问题,仙游这边的水土也完全适合它的生长。目前出现的问题,主要还是因为管护、修剪、肥水等种植管护技术不到位。”卢教授一句话,让老陈和一起来的村民紧锁的眉头有些舒展开来。     

  在一棵挂果甚多的白柚树旁,卢教授摘下一粒稍显青涩的柚子,用小刀剖开,香气瞬间在山间弥漫开来。尝一口,甜中带着一点酸,汁水很足,果肉很嫩,无核无渣。     

  “这种柚子的果肉口感很嫩。如果再过几天,甜度还会更高。采摘后在适宜条件下保存到春节吃,好吃又解酒,还不像别的柚品种,它不会木质化,不会干枯。但是因为它的籽很少,导致这类植物它天生的内源激素比较低。也就是说,在生长最旺盛的时候,植株的枝干、叶子、果实都需要养分的时候,因为它的籽不是它赖以繁衍后代的主要方式,植株会天生把养分主要供应给枝叶。这一点和我们传统上籽很多的植物品种不同,后者的内源激素往往比较高,果实容易获得更多的养分。”卢教授用尽量通俗的语言跟老陈及村民们慢慢交流,“这样的品种,往往需要我们更加精细的管护和更加科学的种植技术,尤其是植株的修剪非常重要,既要保全可能结果的枝干,不可伤筋动骨,又不要让植株徒长枝叶。另外,开花期花也不要让它开太多,开花很耗养分。”     

  给老陈一颗定心丸     

  卢教授从村民手中接过修枝剪,拿身边的一棵白柚树“开刀”示范。     

  “比如这棵树,我首先要确定哪些枝干是我要保留的,哪些枝干是要剪掉的,从大的枝干入手,不要在一根根小枝条上纠缠,这样才有效率。第二步,果树修剪还要结合实际情况,兼顾日照条件和空气流通。像这里,我就要在它上面给它‘开个窗’,目的是让能挂果的枝干能晒到阳光,能充分通风。合理的修剪,既能让养分不被无谓的消耗,还能保证喷药灭虫的时候,药量少用,却能够有效到达每一片叶子、每一根枝干。”卢教授一边示范,一边对老陈和村民们说,“冬季,不能一下子剪得太光。但是到了夏天,你们一定要记住,夏天萌出的新梢是害虫的‘最爱’,又会跟果实争夺养分,必须及时修剪掉。”卢教授一气儿修剪了3棵白柚树,老陈和村民们边看边感叹:“今天学到了真功夫,没白来,收获太大了。”     

  示范过修剪后,卢教授顾不上抖落头上、肩上的枯枝落叶,只用手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,又紧接着对老陈和村民们谈起了果树的肥水管理。“去年降水少,像这样位于山坡上的果园,一定要做好‘三保’——保土、保水、保肥。树下的杂草,不要清除太干净,适当留一部分,有助于保水保湿,还能防范万一下大雨冲走树下的土和肥。冬季清园时,要给果树所有的枝条洗一次澡……”卢教授一边说,一边把给果树“洗澡”的药水配方逐一详细地传授给村民。     

  不知不觉临近正午,卢教授意犹未尽。他走到硕果满枝头的几棵白柚树旁,对村民们说:“这几棵为什么长得好、挂果多,因为他们修剪适当、枝干合理、树形优美,且位于阳光充足的位置,光照条件好,空气流通,肥和水也跟得上。这也说明这个白柚品种是好东西,在仙游这里不但能生长,而且产量还很高。”     下山路上,老陈和村民们送了一程又一程。分手时,卢教授再次给老陈一颗定心丸:“这几年,我们一直牵挂这的白柚新品种,跟踪研究了几年,确定是没有问题的。好品种加上好的管理,你们的收获一定不会差,这样的果肉品质,在市场上的卖价也一定很好。”

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